财经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少女拒绝男友多人运动的无耻要求惨遭分尸肢解

发布日期:2022-04-01 05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93年12月的一个寒冷冬夜,罗斯从一家便利店出来之后向她的男朋友家走去,此后人们没有得到她的任何消息。

  很多年过去了,罗斯的失踪成了一个谜,直到警方千辛万苦的破了此案,人们才知道这个有关毒品、爱情和复仇的故事是如此的骇人听闻。

  罗斯出生在一个破裂的家庭,在家里三个孩子中排行第二,她是一个非常聪明又非常叛逆的少女。

  失踪时罗斯只有18岁,喜欢在夜里外出消磨时间,常和朋友们待在一起,但是和家人却格格不入。家人说她是吸血鬼,因为她总在夜间活动。

  比尔布朗说,罗斯是第一个吻他的姑娘,当时罗斯和两个姐妹一起到他家玩,他被她们抓住了,罗斯就吻了他。不过比尔布朗说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而已,最多只是相互迷恋过一段时间,那时还是孩子。

  中学毕业后,罗斯到当地的一家比萨饼店打工,这时她开始与比尔布朗的一个朋友约会,那个人名叫约翰科霍。

  在罗斯妈妈眼中,科霍很有教养,擅长说唱音乐,俨然是当地的一位明星,他还有这种天赋,让人感觉他还不错。

  罗斯、比尔布朗和科霍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,他们白天晚上都要混在一起,后来罗斯和科霍同居了,但是他们的关系并没有维持多久,最终科霍搬了出去,这对罗斯的打击非常大。

  科霍对自己的意见表达的非常清楚,他已经对罗斯失去了兴趣,想要结束两人的关系,但是罗斯并不甘心。

  在罗斯失踪的那天晚上,她曾经去看了自己的母亲,她妈妈在一家便利店工作,罗斯说要去新任男友家,男友名叫吉斯,就住在附近。

  罗斯没有开车,她是步行离开的,此后她再也没有回来。第二天母亲给罗斯的新男友打了电话,但是新男友说当天晚上罗斯并没有去过他家。

  由于罗斯性格倔强、独立、叛逆,给人们的印象她很可能会不辞而别,这就是她的个性,不服管束、到处惹是生非,所以她的失踪并没有让太多人感到意外。

  过去罗斯每个月要打1500次电话,此后却音信全无,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一点消息都没有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,或者出了什么事。罗斯的母亲仍然希望女儿能够平安回来,她希望能从电话记录中找到一些线索。

  两个星期过去了,罗斯仍然杳无音讯,兰新市警察局在密歇根州中部开始了一次大搜查,他们对该地区的河流进行了打捞,各协助搜索队也努力在周边地区查找线索。

  随后谣言四起,有传言说罗斯被埋到了某家的后院里或者某家的地下室里。警方就按图索骥挖开了几家可疑的地下室,每次都大动干戈,可每次又都无功而返。后来警方了解到,在失踪的那天晚上,罗斯曾经跟科霍谈过话。

  科霍说自己那天晚上在和一个女人约会,他说自己与失踪案无关,而且当时比尔布朗也在场,可以为科霍作证。

  警方走进了死胡同,所有人都一筹莫展,但是罗斯的母亲不愿意让此案无果而终,此后她频频在众多电视节目中露面,敦促社会各界为警方提供线索。

  她的不懈努力最终得到了回报,密歇根州警察局最终接手了此案的调查。州警认为罗斯的前男友科霍非常可疑,因为两个人在分手之后一直藕断丝连。

  有一次罗斯跟踪科霍来到密歇根州立大学附近的大学生联谊会会堂,科霍正与别人在车内约会,罗斯开车撞向了科霍的汽车。她还做了几块板子,上面写着“我爱你,科霍”,放到了人们经常幽会的几个死胡同里,她希望科霍在跟某个女人去那里约会的时候能够看到。

  警察还了解到,科霍和比尔布朗正合伙做毒品生意,他们的客户遍布全密歇根州街头巷尾。

  警方对比尔施加了强大的压力,找到了他家人、朋友以及街头的混混了解各种情况。据他们说,比尔和科霍在罗斯失踪那天待在一起,但是警方怀疑比尔没有把那天晚上发生的全部事情讲出来。

  为了找到更多的线索,警方逮捕了比尔的毒品联络人员,向他们询问了比尔、科霍和罗斯的一些情况。

  破案的确很难,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所有的知情者开口,警方果然做到了这一点,有人因为毒品交易被捕了,这些人了解一些情况。比尔布朗最初说,他对罗斯的失踪毫不知情,但是在两年半以后,迫于警方的强大压力,他改变了自己的说法,但是他的故事是如此的骇人听闻,几乎让人难以相信那是真的……

  当时比尔布朗坐在办公室里向警方讲述了这个故事,在场的所有警察都听呆了,其中一个警察在回家的路上差点就停下车钻进路边的一个教堂,尽管他并不是一名教徒,他还跟妻子说他见到了一个活着的撒旦。警方必须用科学手段来鉴定这个故事是否是真的。

  经过两年半的搜索,警方终于找到了突破口,比尔亲口讲述了罗斯失踪当晚发生的一切。

  比尔说,在12月7号的晚上,他在便利店附近意外的看到了罗斯,罗斯说她想去看约翰克科霍,并求他用呼机联系科霍,他心软了就答应了她。

  科霍说罗斯想见他也可以,但是罗斯必须同意跟他们两个同时发生性关系。罗斯同意了,他们驾车去了科霍的祖父母家。老人正在外地度假,罗斯最后又改了主意,科霍因此杀了她,并且肢解了她的尸体。

  比尔说科霍总在那里进进出出,手里拿着残肢或者刀子,一直在笑。科霍不让比尔看罗斯的头,说他会变成石头人,就像看到美杜莎一样。

  比尔说他们清洗了房子的每个角落,彻底清理了所有血迹、骨头和碎片,然后他们驾车去了比尔父母的小木屋,并在那里焚烧了罗斯的尸体,随后又将罗斯的骨灰沿着公路撒在了密歇根州的大地上,绵延数英里。

  比尔说因为他害怕科霍最后也杀了自己,所以才迟迟没有前来自首,后来比尔想方设法的摆脱科霍,但是科霍总是阴魂不散的缠着他,而他基本上成了科霍的人质,科霍从不让他走出视线。

  耗时两年半,调查终于有了结果,这无疑是本案的重大突破,但是比尔的话是否属实,还要经过确认。

  比尔说他只在谋杀的那天晚上去过一次科霍祖父母的家中,警方的确在那座房子里发现了比尔留在黑莓白兰地酒瓶上的指纹,比尔的话得到了部分确认。

  比尔说,罗斯是在浴室内被人杀害的,警方在浴室内喷洒了鲁米诺,即使在清除血迹时使用了清洁剂这种试剂也能让血迹显现出来,可惜收获依旧很少,只是在门厅的地毯上,发现了一只沾血水桶留下的印痕。

  两年半过去了,法医已经很难获得DNA样本了,警方担心调查会再一次陷入僵滞。这时他们突然注意到,浴室外面的壁纸上有一块小小的斑点,从斑点的颜色上看,很像是人的血迹。难道是杀人时溅上去的?

  从外观上看,这个斑点很像是壁纸图案的一个组成部分。法医鉴定人员决定进行测试,结果证实这个斑点的确是人血。那么这是谁的血呢?法医将血液进行了DNA分析,但是他们缺少对比物。

  再检查罗斯的卷宗,警方发现在罗斯失踪的4年前曾经卷入过一起性侵犯案件,当时警方曾经提取过她的血液样本,这些样本一直被保存着。

  法医对壁纸上的血液进行了DNA检测,结果表明,其与罗斯的血液DNA样本非常相似,不属于罗斯的可能性仅为七亿四千七百万分之一。

  据比尔供述,他们曾用地下室的水泵抽水清洗了沾有血液的抹布。警方收集了排水沟底部的残留物,他们又找到了小木屋附近的焚烧坑,罗斯的尸体就是在那里被科霍焚化的。虽然挖掘过程很艰难,但是警方还是在那里发现了很多细小的骨骸碎片,可惜的是骨骸碎片已经被损坏,很难用于DNA鉴定,只能确定它们属于人体。

  血迹和骨头碎片都与比尔布朗此前的讲述不谋而合,警方相信,罗斯的确已经遭到了谋杀。

  比尔布朗的证词和法医找到的证据,让警方知道了在罗斯生命的最后一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在便利店看过母亲后,罗斯碰到了儿时的朋友比尔布朗,罗斯提出想科霍,比尔答应了罗斯的请求,带她找到了科霍,罗斯最初同意了科霍的无理要求,但是经过仔细考虑之后,她改变了主意。

  科霍跟比尔说他去买些毒品,为晚上助助兴。科霍的确是去买了一些东西,只不过那是短柄斧、刀和助燃液。比尔说他是在当天晚上的晚些时候才知道科霍都买了些什么。

  到了科霍祖父母家以后,三个人一起洗了淋浴,科霍再一次提出了无理要求,但是再一次遭到了罗斯的拒绝,于是就在水槽旁边,科霍残忍的杀死了罗斯。科霍在淋浴间里肢解了罗斯的尸体,使用的工具正是他在商店买来的刀子和短柄斧。

  在接下来的两天中,他们对血迹、骨头进行了处理。一只沾有血液的水桶在地毯上留下了印痕,最终保留了下来。他们在地下室用水泵抽水,清洗了沾有骨头残渣的抹布,警方在那里发现了微小的骨头碎片,又在墙壁上找到一块血斑,经过DNA测试,证明那是罗斯的。

  罗斯的尸体被歹徒焚烧了。比尔回忆,科霍在肢解尸体的过程中,把一些人肉放在面包片上,撒上一些芥末,卷了卷就吃了下去。点此看更多。不仅如此,甚至在他在倒下了十加仑的汽油之后,还吃了一些已经腐烂的人肉。比尔说真是太恶心了,后来他们就焚化了那些残肢。

  两人又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,期间有一块两英寸长的骨头从火中滚了出来,科霍立刻捡起了那块骨头,从长短上来看,那应该是一块腿骨,骨髓已经全部烧掉了。科霍一边用刀子刮掉那块骨头上的灰烬,一边说那是短打棒,然后又把叶放进去,用那块骨头吸毒,他甚至把那块骨头带到了一所学校,那里的二十多名学生都用它吸过毒,因为科霍跟他们说那是一根鹿骨头。

  地下室水泵排水沟里的骨头碎片、酒瓶上的指纹、沾血水桶的印痕、壁纸上的血斑以及焚烧坑里挖掘出来的骨骸残片,一切都证实了比尔的供词。

  在这之前科霍逃到了国外,警方通过6个月的跨国通缉,最终在墨西哥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处。

  在接受庭审时,科霍显然已经做好了辩护的准备,他声称是比尔谋杀了罗斯。科霍指着比尔说,“我什么也没干,是比尔杀了我的女朋友,他吸毒后发了疯”。

  但是检控人员认为比尔并没有杀害罗斯的动机,相反科霍的动机却非常明显,因为罗斯在失踪之前给科霍制造了很多麻烦,罗斯严重搅乱了他的生活,撞坏他的卡车就是一个例子。

  很显然,以罗斯的个性,科霍的恐吓根本不起作用,罗斯总是会顶撞他,而且直呼其名,从不让步。这一点让科霍最初没有想到,于是他恼羞成怒,动了杀死罗斯的念头。

  尽管这桩罪案是在两年半之前发生的,但是依靠刑侦学的强大威力,警方还是找到了罗斯被如何杀害的证据。陪审团很快就进行了宣判,判决如下:被告人科霍犯有一级谋杀罪,被判终身监禁,并且不得开释,这是密歇根州最严厉的处罚。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西湖大学郭天南团队发现识别COVID-19新冠病例严重程度的新依据,有望实现精准快速检测

  50岁大爷只有6岁智商,每天到卤味店吃霸王餐,店主:会让他一直吃下去!

  明起上海浦西地区将全面开展核酸筛查,涉1600万人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

  换台积电4nm!骁龙8 Plus或5月登场:小米12 Ultra首批搭载

  Mac Studio+Studio Display体验:强到无法「安心摸鱼」

Power by DedeCms